weixin

焦点|或消失、或被占用 不少盲道难“帮盲”


虹梅南路春申路路口的一侧盲道被小区围墙阻断 /晨报记者 张佳琪

共享单车停放不规范,就会占用盲道。 /晨报记者 吴艺璇

制图/首席美编 黄欣

  晨报记者 佟继萍 吴艺璇

  从上海市盲童学校至水城南路虹桥路公交车站,不到500米的距离,一对盲人夫妇需要经过哪些“险情”?为什么他们会说:“对盲道的信任度急剧下降?”
  记者调查发现,盲道消失、被占用的问题普遍存在。
  全国无障碍建设专家委员会成员、上海市无障碍环境建设专家组组长祝长康解释:“无障碍设施提升为‘环境’,环境包括无障碍设施、无障碍信息交流、无障碍社区服务三方面内容。”无障碍环境的建设,对市民的意识提高方面也有更高的要求。
  截至目前,上海盲道总长约1700公里。本周日是第28个全国助残日,记者上路寻找消失的、被占用的盲道,探究盲道何以信任度下降?

  [案例]
  隔离带挤占了盲道

  三鲁公路自浦连路向南至东城二路近3公里路段,因建设浦江线需要,道路进行了拓宽。但拓宽后的人行道上,盲道却全部消失。
  记者从浦江线沈杜公路站乘到汇臻路站发现,轨交站内及出站50米范围内,盲道设计完备、铺设规范。但远离轨交站后,情况就不尽相同了。三鲁公路自浦连路向南至东城二路近3公里路段,人行道比较窄,只有大约2.5米,没有铺设盲道。东城二路以南的三鲁公路,一直到鲁南路,人行道较为宽敞,大约三四米,均铺设了盲道。
  一名周边小区的居民说:“一年前因修建轨交,重新修了人行道并种了树。之前人行道比较宽,也是有盲道的。”
  为何三鲁公路浦江线段人行道不设盲道?上海轨交8号线三期发展有限公司相关人士回应记者:修浦江线时,三鲁公路并没有拓宽,被轨交占去的4米,都从两侧的人行道找补回来了。“轨交浦江线是建设在三鲁公路上方高架上的,在三鲁公路中间修建了若干桥墩,并修了一条4米宽的中央隔离带。在维持三鲁公路规划红线30米不变的情况下,为保证道路通行能力不变,这段三鲁公路人行道宽度设置为2米-2.5米。”

  雁荡路不见盲道踪影

  位于市中心地段的雁荡路两侧商铺林立,热闹非凡,道路两侧是宽敞的人行道。盲道从淮海路转入雁荡路后戛然而止,整条雁荡路(淮海中路-南昌路)都没有盲道的踪影。
  黄浦区市政工程管理署一名卢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雁荡路上一次大修是在2010年世博会前,也是《GB50763-2012无障碍设计规范》颁布之前,按照当时的规范,不对盲道做强制要求,我们就没有铺设盲道。国家标准2012年出台后,对盲道有了强制要求,大于3米的人行道要设置盲道,但雁荡路还没有轮到大修。我们计划在下一次大修时按照规范在雁荡路铺设盲道。同时,按照精细化管理要求,我们在黄浦区内对所有道路开展排摸并列入大修计划,争取盲道100%覆盖。”

  盲道在路口“撞墙”中断

  在闵行区虹梅南路春申路十字路口东南转角处,还出现了盲道“撞墙”现象。
  记者在该路口看到,围墙挡住了包括盲道在内的2/3的人行道,剩下1/3的狭窄道路约1米宽,仅容得下一人通过。盲道“撞墙”后中断,右转20米后,人行道才逐渐变宽,盲道重新出现。
  “小区围墙一直都有,人行道是虹梅南路高架竣工后修的。”一名路人说。
  记者致电虹梅南路高架建设单位上海公路投资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解释:“经调查,小区围墙是应该拆掉,这个围墙是在施工红线内的,闵行区公路署应该拆但没有拆,施工单位按图纸操作,造成了‘撞墙’情况。现在,我们与闵行区公路署在沟通,拆掉围墙,拓宽人行道,盲道才能顺接上去。”
  闵行区公路署反馈,目前该工程还在建设单位上海公路投资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尚未移交。

  [人物]
  盲人夫妇:对盲道信任度下降,不敢出门

  陈天伦(化名)是上海市盲童学校的英语老师,5月11日下午3时许,他和妻子拿着红白相间的盲杖,手拉手走出盲童学校,准备搭乘公交车去中山公园彩排,为本周日全国助残日的阿卡贝拉合唱做准备。记者跟随他们的“步伐”,体验他们一路上的艰辛。

  易被隔离桩等较矮设施绊倒

  从盲童学校到水城南路公交车站,盲道基本畅通。这条路虽然比较窄,但是陈天伦和妻子天天走,因此行走的速度不亚于旁人。
  到了虹桥路虹许路公交车站,人行道变宽,但盲道变得有点绕。陈天伦和妻子顺着盲道绕过一棵行道树,直行5米后,陈天伦和妻子的盲杖几乎同时触到花坛壁,齐步向左转绕过前方障碍物,继续行走,“这条路比较绕,其实对我们来说是比较不方便的。”
  盲杖和地面接触发出“嗒嗒嗒”的声音,陈天伦和妻子聊着天,步调一致。虹桥路上的商铺不多,但间隔设有几处三面缘石坡道,坡道上是没有盲道的。一走到缘石坡道,陈天伦和妻子行进的路线就有些偏移。回到人行道上,陈天伦用盲杖探一探路,又跟着盲道一路直行。
  路过水城路地铁站后,盲道附近的共享单车数量开始增加,走在左边的妻子险些与突出半个后轮的单车碰擦。再往前走,就到水城南路虹桥路路口,走在右侧的陈天伦用盲杖探到了右边的停车立桩,他们步履变缓,“路上隔离桩、水泥球等本身比较矮,如果正好错过了,盲杖探不到,我们就会直接摔倒了。”

  单车乱停放是最大障碍

  陈天伦在虹桥路一带生活了近20年,由于附近有盲童学校,盲道修建相对比较完整。平时走在马路上,会遇到暖心市民,却也时常出现“定时炸弹”。
  “几乎每天都有,哪天不绊到那才是一件神奇的事情。”陈天伦坦言,停在白线内的共享单车有时会突出来一点,路过时就很容易碰到。但这还是比较好的情况,在车站附近乱停放的共享单车,才是他们最大的“障碍”。
  “身上有乌青块很正常,尤其是夏天,穿得比较单薄。”陈天伦的妻子说,他们平时走路速度不快,不太容易被绊倒。但他们的朋友就没那么幸运了,某个雨天在静安寺附近,他们的朋友一手打伞一手拿着盲杖,被扎堆停在盲道上的共享单车勾到,绊倒后整个人压在单车上。
  人行道上非机动车逆行,一直让陈天伦心有余悸。有一次,他的盲杖被逆行的共享单车轮轴夹断,事后却遭到了逆行行人的指责。“也许是没有看到吧,我们只能从好的方面想。”
  陈天伦和妻子都觉得,乱停车的人并不是有意占道,只是没有盲道意识。“他们就是随手方便,不是故意。其实盲道被占用很多情况都是这样,那些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么做是不对的。”
  其实,有无盲道还是有区别的,它能告诉盲人正走在路中间,不用担心走在车道或踩进花坛。而在没有阻挡的情况下,盲道至少能保证盲人走在一条直线上,“至于什么时候转弯,这都不是仅靠盲道的功能解决的,无障碍出行的措施还有很多。”陈天伦说,他们期望的是一种合理的便利,不能让自己的便利给他人带来不便,毕竟走在路上的不只有盲人。“只要大家遵守规则,就会方便很多。”
  陈天伦和妻子是盲视人群中出门频率较高的,然而,现在走在路上的盲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对盲道信任度急剧下降,很多盲人都不敢出门。”他说,一些盲人按摩的推拿师,就很少在公共场合出没。

  [方案]

  针对市民反映和记者调研的问题,全国无障碍建设专家委员会成员、上海市 无障碍环境建设专家组组长祝长康进行了现场考察,并给出了解决办法。

  将开展针对无障碍设施的专项整治

  不够精细的地方要整改

  “三个盲道的案例都比较独特,提醒我们,工程建设建完之后,要恢复原来人行道上的盲道,保持完整性,这一点做的还不够。”他坦言。
  关于三鲁公路盲道被挤占的问题,祝长康建议,目前保持现状,今后结合地区开发改造,再把人行道拓宽,增设盲道,与前后盲道连通。
  祝长康还提议,雁荡路上可以适时增设盲道。“雁荡路原来是步行街,现在恢复通车,不是步行街了,不论按照上海原来的规范还是国家2012年的新标准,都规定步行街应设置盲道。”市路政局与黄浦区市政工程管理署沟通后决定,在下一次修路时增设盲道。”
  “盲道‘撞墙’的问题,两种渠道解决,可以请建设单位上海公路投资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进行整改,或者请闵行区公路署提前介入,主动朝前一步。”祝长康说,“具体怎么做法,市路政局将继续追踪。”

  现有地方标准已经滞后

  记者注意到,2003年实施的上海市地方标准《DGJ08-103-2003无障碍设计标准》 和2012年实施的国家标准《GB50763-2012无障碍设计规范》都对盲道建设的范围有明确规定。然而,盲道消失、被占用却一直存在。
  根据《DGJ08-103-2003无障碍设计标准》,盲道按使用功能可分为两类,行进盲道成条状形,每条高出地面5毫米,可使盲杖和脚底产生感觉,便于指引视力残疾者安全地向前直线行走。提示盲道成圆点形,每个圆点高出地面5毫米,可使盲杖和脚底产生感觉,以告知视力残疾者前方路线的空间环境将出现变化。为了便于老人、穿高跟鞋的行人通行。祝长康表示:“目前,盲道高出地面的高度已改为4毫米。”
  “《DGJ08-103-2003无障碍设计标准》已施行十余年,有些条款明显滞后,有些新的理念亟待纳入。”祝长康坦言,“目前,由市住建委和市残联共同起草的《上海市实施〈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办法》已完成征求意见稿,希望在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后,能尽快立项,早日出台实施。”

  盲道不宜紧贴设施带

  上海市地方标准中提出,盲道铺设的位置和走向应方便视力残疾者安全行走和顺利到达无障碍设施位置; 盲道铺设应连续,应避开树木、电线杆、拉线、树穴、窨井盖等障碍物,其他设施不得占用盲道。
  然而,共享单车占用盲道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祝长康表示,设置在人行通道上的盲道不宜紧贴着设施带。根据上海地方标准,行进盲道宜设在人行道外侧,距围墙、花台、绿化带250-600毫米处。“原则上,有了这块空间,共享单车等其他设施与盲道是不会有冲突的。”
  但正如陈天伦夫妇所言,占用盲道的骑行人并不是故意。如果行人没有盲道意识,不论盲道与停车道间隔多远,盲道仍会被占据。
  祝长康建议,应尽快设置电子围栏,对乱停放的骑行人进行相应的处罚。据悉,两家共享单车企业仍处于试点状态,还未大面积投入使用。

  无障碍环境建设更迫切

  记者从上海市路政局了解到,截至目前,上海盲道总长约1700公里,新建道路盲道覆盖率达100%,已建道路盲道覆盖率接近80%。

  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这未被覆盖的20%存在呢?
  祝长康表示,在过去,道路统一归市级单位管理,随后,很多道路下放到区,甚至街道、镇,监管力度不像原来那样行之有效,造成盲道建设良莠不齐。
  祝长康曾在盲道验收时发现,一些地方的盲道设计者、施工者对盲道建设标准并不熟悉,“他们设计的盲道,有窨井盖不会转弯,甚至还有为了‘美观’将行进盲道横竖颠倒铺设。”他认为,全国高校设计专业应该将“无障碍设施”的设计列为必修课。
  这一现象很快会有好转,据悉,交通委与路政局将于今年开展人行道集中整治行动,分三年执行,其中有专门针对无障碍设施的整治,祝长康在此项整治行动中提出建议,要修复损坏的盲道、调整设置不合理的盲道、增设提示盲道等。
  “应不应该增设盲道,使盲道贯通?这可能是今后我们精细化管理的一个研究方向,应该尽量保持盲道的贯通,形成一个闭环。”上海市路政局道路养护处工程师殷俊说:“第一阶段的设施建设已经过去了,环境建设显得更加迫切,需要我们更加讲求精细化,需要更多人文的、动态化的管理,提升市民的无障碍意识。”


Tagg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200000(8:00-20:00)(021)22895131(20:00以后) © 2002-2015 上海报业集团新闻晨报 版权所有

备案号: 沪ICP备11026193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112018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