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男童幼儿园噎食窒息案二次开庭:原告就4大疑点发问园方

一个月前,6岁男童悠悠在上海蓝贝壳幼儿园噎食窒息案在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昨日(29日)上午9时,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再次公开庭审。

今年3月2日,元宵节,悠悠在蓝贝壳幼儿园午餐时发生噎食窒息,虽经2个月全力抢救,依然不幸身亡。8月30日此案第一次庭审中,双方就幼儿园是否应承担责任展开激烈辩论。

一个月后的第二次庭审,从9时持续到17时,原被告双方又拿出了新的证据,此外有7位蓝贝壳幼儿园老师作为被告证人出庭,当天的庭审中,从事发到送医救治的这段时间,当事幼儿园老师所采取的措施,成为辩论的焦点。

采取“海氏”还是“心肺复苏”?

当天出庭作证的7位幼儿园当事人,正是短短十几分钟亲历者,包括当时在餐厅看护的保育员张阿姨,班主任吴老师,事发当天上午的代课老师沈老师,听到呼喊后上楼救助的保健老师韩老师,以及负责开车送医的张老师和保安郭师傅。

原告律师表示,

根据被告之前提供的《情况经过》所述,悠悠在上午11时42分还能正常向吴老师表现出自己想吐,则说明当时气管并无异物,而12时公利医院从悠悠气管取出异物。异物是在这18分钟内,老师对悠悠进行不正确的腹部挤压导致其咽下的食物反涌堵住了气管,最终死亡。

事发时,从气管里取出的异物

昨天下午到庭的,还有原告专家辅助人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急诊科主治医师傅一牧,他表示,

如发现病人有意识、有呼吸,应及时采取海氏急救,如果异物排出失败,病人丧失意识、无呼吸,应尽早开始、持续不断的心肺复苏。

根据几位被告证人的阐述,班主任吴老师与保健老师韩老师先后对悠悠进行过腹部挤压的海氏救援,并多次呼叫悠悠的名字但他都没有应答,当时面色青紫。此外,老师并未采取过心肺复苏措施。

原告律师认为,未采取心肺复苏措施,这也是过错的表现。而对于被告在庭前出具的用于证明相关老师具备幼儿急救基本技能的“急症救助基本技能培训”证书,原告仍对老师的急救能力表示怀疑,当法庭请具有此证书的班主任吴老师阐述海氏救援基本要领时,她并没有脱口说出,沉默许久后说:“身体紧贴孩子的背部,用拳眼对着孩子的胸底下,向后快速地(挤压)。”

被告律师辩称,

傅一牧医生出庭所依据的《心肺复苏及心血管急救指南更新》出自美国,没有国内法律、诊疗规范相支撑,而此材料中并未提到海氏急救失败应立刻转化做心肺复苏,此判断并不是一般的教育工作者能够做出和需要具备的。

自行送医是过错还是无奈?

庭审中,原告律师认为,幼儿园老师在事发后拨打了120,担心救护车晚到而犹豫是否送医是合理的,但在幼儿园担心、犹豫时未及时通知家长,而是自行送医救治后才通知家长。自行就医错过专业救治的时间,是被告的严重过错。

被告证人班主任吴老师和保教主任潘老师则均表示,当时的注意力都在争分夺秒救治悠悠上,并没有任何时间留给他们考虑通知家长,直到了解悠悠暂时脱离危险时,才得空通知家长。

被告律师认为,

根据《学校伤害事故处理办法》,学校应承担责任的情形必须是学生在校期间发生伤害事故后,学校没有采取相应措施导致不良后果。而此案中学校已经采取了相应措施,就读于大班的悠悠已经具备自主进食的能力,当天提供的菜谱中没有能够导致窒息的食物;而此案中老师们的行为是及时的,措施是正当的,他们并无过错。

被告律师说,

他们是教育工作者,哪怕他们是个保健老师,前提还是老师。因此在紧急情况下,他们采用保健老师所能使用的最正确的方法来判断,虽然结果非常令人惋惜,但是它应当属于无法预见的意外。

发朋友圈是个人行为还是失职?

悠悠因噎窒息事件发生后,曾有幼儿园家长在网络上晒出事发当事吴老师的微信朋友圈,显示该老师在工作时做起了微商生意,幼儿园老师在工作时间是否专心于本职工作一度遭到网友质疑。

庭审中,原告律师出具了吴老师的微信群及朋友圈广告截图等证据。证据显示,吴老师于2017年12月15日20时51分向原告发送邀请,邀请原告进入“聚宝盆爱分享昊昊133”的微信生意群。而3月2日事发当天还在微信生意群里发送了11条信息。

被告律师质证时表示,

这是老师的个人行为,不代表被告幼儿园的行为,原告举证的内容与被告、本案没有任何关联性。

而根据被告所提供的幼儿园管理手册中《教工行为规范》第7条规定提到“不做私事”,吴老师利用工作关系发展学生家长加入她生意朋友圈,原告律师认为,这正是幼儿园管理失职的体现。

当天菜谱里到底有什么?

事发3月2日的菜谱,是由保健老师韩老师搭配,据她回忆当天的菜有菠萝食糜饭,胡萝杏鲍菇,番茄干贝豆腐汤,配椰丝糕和橘子。

被告在庭审中提供了每周菜谱登记,并表示椰丝糕类糕点是幼儿园米面类搭配常规性食物,基础食材是面粉,搭配椰丝、葡萄、黑米、蓝莓、桂花、糖等不同食材做点缀。一周平均使用两次,幼儿园自建园以来已为在校幼儿提供几十万块糕点,不存在安全隐患。

但原告律师认为,

幼儿园不能因为以前没发生过事故,就以此得出当时没有过错、今后也不可能有错过的结论。而原告正好有一张2017年12月8日的学校开放日的照片,照片中显示的孩子菜品与菜谱登记不符。原告律师表示,幼儿园实际供餐与菜谱的确有不一致的情况。

为此,被告证人韩老师出庭作证时表示,蓝贝壳幼儿园总园和分园的菜谱均由她拟定,由于其电脑磁盘损坏,此次被告出具的菜谱证据实为总园菜谱,开放日当天两张菜谱为何不一致,韩老师解释说:“有可能总园拿了我的菜单之后做了微调。”

在对证人提问时,被告律师拿出事发地、事发当日午餐、监控录像的照片与证人多次确认,并认为,7位证人对此案事发经过的交叉阐述基本可以判断,证人对于本次悠悠事件的陈述基本上是一致的。只是在个别情况下,证人由于关注点放在小孩身上,记忆有些模糊,但是这些不精准是合理的,恰恰能说明证人证言是真实的、客观存在的,足以反映当时客观真实的情况。

庭审最后,法庭征求原被告意见,双方均表示不愿意接受调解。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吴艺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