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xin

刮胡泡和VAR,世界杯的“高低档”

  黄先森

  说今天的主题之前,先说一个段子。有点年头了,但每次引用都觉得很经典。
  说有家很大的日用品工厂引进了一条香皂包装生产线,结果发现这条生产线有缺陷:常常会有盒子里没装入香皂。总不能把空盒子卖给顾客啊,于是,他们请了一个学自动化的博士,设计一个方案来分拣流水线上空的香皂盒。博士组织了一个十几人的科研攻关小组,综合采用了机械、微电子、自动化、X射线探测等技术,花了几百万元,终于解决了问题。后来,当生产线上有空香皂盒通过,两旁的探测器会检测到,并驱动一只机械手把空皂盒推走。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一个乡镇小企业身上,同样的生产线,同样的问题,老板对下面的工头说,你想办法搞定吧。工头想了两天,出了个绝招:花100元钱买了个大功率电风扇,对着生产线吹,空皂盒都被吹走了……
  世间的事,真是说不清道不明。世界杯上的事,更是这样。
  俄罗斯世界杯开始前,有媒体盘点2014年巴西世界杯“历史遗产”,主裁判用的“划线泡沫”居然傲居榜首。这玩意儿在巴西世界杯上正式亮相前,已经在南美足联的力推下,在南美地区的很多比赛中广泛应用,但最终也是借助世界杯,让“刮胡子泡沫”和绿茵场锁定了关系。这种简单到不可思议的东西,居然一下子治好了球场上那些老油条球员“我就蹭蹭,不往前挪”的百年恶疾。主裁判用简单一喷,树立了“按线站人”的绝对标准。
  有超级简单又超级管用的,当然也就会有超级复杂、也很费钱的。2018年,全面投入使用的VAR技术(视频助理裁判系统)应该就是本届世界杯留下的最大遗产之一。
  截至11日凌晨的半决赛之前,本届世界杯已经打完的60场比赛,共产生157个进球,其中21个被打进的点球,根据报道,每个进球都得到了主裁判和视频裁判的双重确认,在涉及红牌、禁区内犯规、点球、进球、悬念犯规等项目时,视频裁判都有介入。ESPN称,目前每场比赛视频裁判介入的平均次数约为10次,但不是每次介入都需要主裁判暂停比赛,主裁判行使了很大一部分“过滤权”和“最终判断权”,从而使比赛更加流畅。
  从宣布实施VAR规则,到所有裁判的集中培训,再到最终运行,让亿万球迷监督,客观来说,VAR技术没有造成大的反感或抵触。无论是已经对这套系统很熟悉的德国、意大利媒体,还是坚持使用门线技术而不会在联赛中推行VAR体系的英格兰、法国媒体,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客观和中立。国际足联似乎也很谨慎,到目前为止,有最丰富使用VAR经验的德国、意大利裁判,是担当“小黑屋”裁判的最主力人群。
  当然,零星的争议还是有的。最近的一次就是英格兰2比0击败瑞典的四分之一决赛上,斯特林在明显越位位置拿球后,边裁居然无动于衷,而是放任斯特林做完了所有射门动作,这导致瑞典队门将奥尔森在扑救之后对着边裁怒吼。但在赛后,国际足联也表示,他们不反对裁判将自己有疑问的判罚交给更高科技的VAR。换句话说,裁判可以选择“犯错”,不损失球员在场上的机会,但需要把最终的裁定交给机器——反正进球后有争议,主裁判也会看视频。当时斯特林确实处在很明显的越位,但可能边裁并不确定,于是,他选择了“帮助”——不举旗,如果斯特林打进那个球,通过VAR回放,也会被吹为无效,不会造成对瑞典队实际的伤害。这是原则性的改变:只改正可能被扼杀的进球,而不再担心可能被误判的进球。
  VAR让那些心理不够坚强、思想不够集中、眼神不够明确的裁判,不再感觉哨响或者举旗将面临“大灾难”,对于那些感觉很委屈的球员,也不再感觉孤立无援。
  实际上,现在看下来,国际足联本届花大代价推行VAR,也算是真正践行了用高科技保护球员、鼓励进球的大原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008190000(固话免费) 4006200000(手机拨打) | 客服时间:周一至周日 8:00-20:00 © 2002-2015 上海报业集团新闻晨报 版权所有

备案号: 沪ICP备11026193号-2 新闻信息发布许可证:【2014】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