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存半个世纪的保险箱里有何秘密?妻子和前妻女儿对薄公堂

当丈夫老史去世留下的2个封存半个世纪的保险箱被打开,看到里面放着的一枚戒指、一张照片和一台摄像机时,70岁的阿珍顿时老泪纵横,阿珍的“继女”晓丽却怒不可遏。原来,阿珍与老史相好时,老史还未与妻子离婚。为了继承老史的遗产,阿珍和晓丽对簿公堂,“母女”成了仇人。

近日,在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张凯的执行协调下,这起涉外遗产争夺案得到了解决,不仅案件顺利执结,“母女”也重归于好。

舞厅相识相恋

解放前,老史是某银行静安支行的资深职员。1956年,老史和青梅竹马的阿兰结婚,第二年晓丽出生,一家三口和睦地生活了30多年。

1990年,晓丽远嫁东洋,并获得日本国籍。老史在一家舞厅跳舞时,认识了阿珍,两人成为情人,还有了非婚生女儿。

后来,老史与原配夫人离婚,娶了只比自己女儿大8岁的阿珍为妻,前妻伤心不已,不久因病去世。从此,阿丽对阿珍一直怀恨在心。

重病后立遗嘱

20多年后,年事已高的老史在一场重病后,自感在世时间不多,乘意识清醒,写下遗嘱:晓丽和阿珍各继承自己名下胶州路房产一半份额;保存在银行数十年的保险箱里的财物,除一枚戒指和一台摄像机由阿珍继承外,其他均由晓丽继承。

没多久,老史病故,晓丽回国料理父亲后事。因对阿珍一直存有“夺父之恨”,在见到阿珍后,晓丽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两人对老史的遗产争执不下。

最终,法院经过审理后,判决阿珍向晓丽履行支付房屋折价款360万元,晓丽协助将系争房屋过户至阿珍名下的义务,判决书还确定被继承人老史在银行保险箱内的物品,除一枚戒指和一台摄像机外,其他均由阿丽继承。

可阿珍一下子拿不出360万元,晓丽遂向法院申请执行。阿珍表示先支付180万元,再分期付尾款,却遭到晓丽的拒绝,她说:“不行!我嫁到日本,房子买在最高价,至今还有很多房贷要还,日子一点不好过,360万元必须一次性拿到手。”经过执行法官张凯的多次协商,阿珍卖了自己名下另外一套房产,凑齐360万元给了晓丽。

保险箱藏着秘密

房子事情解决后,晓丽、阿珍跟随执行法官到某银行静安支行的地下保险库,对判决书的其他财务进行分割,在银行工作人员的协助下,晓丽之父名下的2个保险箱被取出,这是两个具有年代感的保险箱,阿珍告诉执行法官,当年老史在舞厅和自己相识,两人情投意合,没多久自己就怀孕了。不幸的是,老史和自己的私生女在年幼时,就因病夭折了。保险箱中的戒指就是当年老史给她的定情信物,而摄像机里记录的是女儿小时候的生活片段,此外,保险箱里有女儿的照片,这对阿珍来说是美好的回忆。

阿珍看到自己夭折的女儿的照片,老泪纵横。可一旁的晓丽得知阿珍以前不仅是父亲的情人,还和父亲有过私生女,顿时怒不可遏,双方相互谩骂,场面一度失控。执行法官极力劝阻,并告知阻碍执行的法律后果后,双方情绪才得以控制,并各自携生效判决确定的物品分别撤离现场。

次日,双方至交易中心办理房屋过户。税务机关审查后告知晓丽按其所得的360万元,需纳税20万元,晓丽对此表示不理解,不愿配合执行。因其系日本国籍,执行法官以尚有未了民事纠纷为由,限制其出境,并依法向其送达相关执行决定书。经执行法官多次释法后,晓丽终于同意配合交税,并承诺从已执行到位的房屋折价款中扣除20万元税款,并协助阿珍完成了系争房屋的强制过户。

晓丽心满意足准备回日本,阿珍作为母亲前往机场送别,晓丽想,阿珍私生女的照片自己留着也无用,临别之际留给了阿珍。最终, 母女重归于好。(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张益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