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xin

写字楼网络配套陷“独家代理”潜规则-申请23880元/年的电信宽带,装的却是3980元/年的移动宽带

晨报记者 李东华 实习生 朱敏英

“互联网+”时代,对入驻写字楼的每一家公司而言,都离不开网线,这是信息化时代企业办公的必备硬件。

然而,恰恰是这件信息时代的刚需产品,却成了沪上部分写字楼入驻企业的心头大患。

“明明申请的是23880元/年的电信宽带,装的却是3980元/年的移动宽带。”一位从事通讯业务十多年的业内人士说,因为所谓的网络配套服务“独家代理”模式,在沪上部分写字楼已成为行业“潜规则”,使得“变相收取相关费用”甚至欺骗客户等乱象大行其道,不但剥夺了企业正常的市场选择权,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甚至侵害了企业最核心的信息数据安全,成为影响上海营商环境的一大隐疾,亟待规范。

[乱象一]

申请电信专线却装了移动

今年初,慕某物流公司计划将公司搬迁至杨浦区长阳路1514号鑫谊园区内一幢写字楼内。然而,在安装网络及电话专线时,却被服务大楼的上海星海时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告知,大楼的网络独家代理公司是上海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所有业务均由其一家代理。

慕某物流公司负责人方先生说,他们公司业务对网络要求很高,必须要有固定的IP地址,虽然公司之前有合作的通讯公司,但因为该写字楼网络代理权被独家代理,他们只能妥协。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令方先生始料不及,他提供的合同显示,慕某物流公司申请的是电信EPON专线,每年资费为23880元/年,公司一次性支付了两年共计4万多元费用,对方也开了发票。然而,直到线路安装好做测试时,他们才发现IP地址竟然是移动公司的,而经过询价,发现这类宽带市场价只需约3980元/年。

“还好当初在合同中写清楚了,公司申请的是电信EPON专线。”方先生感觉对方这种行为已涉嫌欺诈,便找到对方交涉,但对方拒绝退回4万余元款项。后来,慕某物流公司曾准备去法院起诉,但又担心与物业公司关系搞僵,便找到第三方出面协商。最终,上述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同意在收取1万元相关费用后,让慕某物流公司重新申请的电信宽带进场。直至目前,慕某物流公司依然没有收到对方多收的3万余元退款。

对此,上海星海时尚物业管理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否认了“独家代理”的说法:“不存在独家代理一说,其他通信公司也能来我们这里做业务,可能是业主方误解了,对方只是在我们这里有合作关系的公司之一。”

针对慕某物流公司所遭遇的事情,物业负责人承认,确实接到过业主多次投诉,物业方面也多次出面调解过,但因涉及到双方有合同关系,物业也只能协调。

[乱象二]

整幢楼只认“独家代理”

多年以来,某芮实业公司的三网配套服务合作方一直是一家上海通信代理公司,两家公司合作多年,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关系。

今年4月,某芮实业公司搬迁到申长路990弄虹桥汇一幢商务楼,管理服务该商务楼的物业仲量联行也很配合。据某芮实业公司工作人员介绍,当时公司搬到了商务楼9楼,但由于联通的网络资源尚未接入到9楼,故在2楼先安放了一台临时设备,然后再拉线到9楼。

今年7月初,随着楼内入住商户的增加,联通资源接入到楼层后,在9楼办公的某芮实业公司也接到通知,需要调整线路:“当联通公司的工作人员来施工时,却被告知大楼有‘独家代理’公司负责,所有楼内公司的通讯业务均由一家名为上海皓蕴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皓蕴公司”)承接,不是通过他们申请的业务,其他通讯类公司包括三大运营商都不允许施工。”

某芮实业公司上述工作人员表示,由于他们公司与之前的代理商已建立了很好的信任关系,想保留合作关系,但最终遭到了皓蕴公司的强硬拒绝。皓蕴公司方面明确表示,楼内所有网络配套服务必须由其公司办理。

[乱象三]

提速收6000元代理施工费

由于业务扩展,某宝公司多年前将公司总部搬到了人民广场附近一幢高档写字楼。搬家后,该公司申请了一根联通光纤,网速为50兆。

今年5月,随着公司业务量及办公人员的增加,50兆的宽带网速已不能满足办公需求。同时,联通公司正在开展免费提速服务,只要用户提出申请,就能免费从50兆升级为100兆。

今年6月,某宝公司提出申请,联通公司业务人员准备到机房进行升级调试时,却遭到了大楼物业的制止。

“物业的人来电话说,如果要在楼内施工,必须支付相应费用,当时开口就是5000元,后来又改口变成8000元。7月30日的回复变成了10000元。”该公司工作人员说,据物业介绍,这笔费用有4000元为“资源占用费”,另外6000元是由物业指定的一家通信工程公司收取的“代理施工费”。

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工程需要收取6000元施工费呢?

据业内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该商务楼内的机房及线路都很齐全,大楼内的机房也是联通公司所租,升速服务其实只需要更换一个端口,并进行简单的调试,前后工作量也就十几分钟。

针对某宝公司所反映的问题,该写字楼物业公司相关工作人员解释,他们对大楼内所有入驻企业的收费都是一样的,并没有区别对待:“一条宽带或光纤的费用就是2000元,收取的是占用管道资源的费用。”

● 记者调查

开发商先收“入场费”物业再成“拦路虎”

采访过程中,记者先后接触了包括电信、移动、联通三家网络公司的一线施工人员,他们无一例外都表示,网络配套服务“独家代理”、“变相收取相关费用”等情况在沪上写字楼非常普遍,已成为行业的“潜规则”。

据一名业内人士介绍,写字楼内存在的这种潜规则最早也曾在住宅小区出现过,后来专门出台了《关于加强本市住宅小区通信网络设施建设和运营管理的通知》。

“根据现有条例,房地产开发企业、业主委员会或物业服务企业不得向电信业务经营单位收取进场费、配合费或其他名目的费用;不得进行业务收入提成或参与电信业务的经营。房地产开发企业、业主委员会或物业服务企业违规收费,将由物价管理部门予以处罚。”他说,自从有了这个规定,上述潜规则便在住宅小区逐渐销声匿迹,但在写字楼这一块却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

该业内人士说,按照规定,开发商在楼盘竣工前,就应该建设好用地红线内的通信管道和楼内通信暗管、暗线,所需费用也是建设预算的一部分。可实际情况却是,有的开发商为了节约成本,就把多家通讯服务商都请来“投标”,由通讯服务商支付管道费用,价高者得,也就是业内惯称的“入场费”:“相应的,作为入场费的回报,开发商就会和通讯服务商签署一个排他性协议,承诺大楼只允许这一家独家代理。等到楼房交付使用后,物业公司也会遵循这条前期协议,甚至还可能要求在网费上进行分成。”

“越是高档写字楼,越是物业公司说了算,运营商从一开始就得讨好物业,给足好处,否则物业公司就可能成为打通最后几百米、甚至几十米的‘拦路虎’”。该业内人士说。这一说法得到了相关网络服务公司的证实。日前,记者以公司需要安装宽带为由,联系到了独家代理申长路990弄虹桥汇某商务楼三网服务的上海皓蕴技术有限公司。据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许先生坦承,公司当初拿下虹桥汇商务楼的独家代理权其实并不容易,从开发商建楼时就开始介入,并投入了很多费用。

“电信、联通、移动,三家网络都可以拉线到楼内的总机房,但由总机房再到各楼层的管道就是我们公司来铺设的,所以我们服务的是最后这一段工程。”许先生表示,虽说拿下了独家代理,但还需每年支付物业公司一笔费用,如果让其他公司也进来做业务,那公司前期的投入就很难收回。他直言,目前,在上海超过6成以上的商务楼都会有网络服务独家代理公司的存在。

那么,这种所谓的独家代理,是否涉嫌违规呢?许先生说,这是市场行为,公司与开发商、物业公司都签有合同,也是按合同办事。

●隐患

影响整体营商形象

“现在,写字楼的机房、设备及垂直线路,其实都是三大运营商免费投资,并支付机房房租、电费及空调费。”在上海从事十多年通讯业务的吴女士说,这些通信服务公司“独家代理”后,主要目的就是和物业勾结,找理由向商户多收钱,“甚至每年都要收费,和物业分钱”。

而且,这种所谓的“独家代理”,剥夺了用户正常的市场选择权,阻碍了市场的正常竞争,容易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果,一些通信代理公司只要和物业搞好关系,甚至不懂技术也能代理,导致通讯服务一塌糊涂,甚至弄虚作假欺骗客户。

此外,另一个更大的隐患是企业的信息安全得不到有效保障。吴女士说,在当今信息化时代,信息数据安全是一家企业最核心的竞争力,如果这方面的工作因为通信管理不规范或技术不达标而导致泄露,很容易让别有用心的人钻漏洞。

“我感觉,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上海的营商形象。”吴女士说,曾有一家企业,两年内换了三处办公地点,每一次都碰到这一问题,无奈之下把公司搬到了外地。

记者在调查过程中,曾先后接触过7家遭遇这一“潜规则”的企业,无一例外都希望将这一问题曝光,但同时千叮咛万嘱咐不能提及企业名字,担心被物业公司等“穿小鞋”。

不少公司的工作人员还透露,他们曾将这一问题向市场监管、消保委、通讯管理部门均反映过,但没有一个部门能够管辖。

上海严嫣律师事务所主任严嫣认为,这种所谓的“独家代理”实际上已涉嫌强制消费,亟待规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200000(8:00-20:00)(021)22895131(20:00以后) © 2002-2015 上海报业集团新闻晨报 版权所有

备案号: 沪ICP备11026193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112018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