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xin

日本的女性经济

徐惠芬

最近,日本一所知名大学通过压低女生分数,减少女生录取数的新闻,在国际社会引起一片哗然。调查显示,自2006年开始,东京医科大学就开始操控分数,因为“女生会因生孩子而离职或缩短工作时间”。

性别歧视问题,并非日本独有,可以说,这是全球的一个普遍现象。按照达沃斯论坛发布的《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以目前的进展速度,世界需要再花100年,才能实现完全的男女平等。

但像日本这所老牌的私立大学那样,竟然将歧视落实到给所有女生一律减分,也够“大胆”的。同样让许多人震惊的是,针对日本女医生的一项调查问卷显示,超过6成的女医生表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理解该校的做法。

很多时候,意外源于不了解。如果对日本女性就业状况有一定了解的话,无论对东京医科大学的 “大胆”行为,还是受调查女医生的“理解”,就不会感到太意外了。

根据《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日本在144个经济体中排名第114位,排名如此靠后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日本女性经济参与度不高。

在日本,女性就业有“M形曲线”之说:20多岁的女性就业率呈上行轨迹,接近30岁或30多岁时出现下滑,到40多岁时再次上升,到了退休年纪时又开始下滑。之所以会形成这样的“M形曲线”,正是因为许多日本女性会在育儿期暂时离开职场。

日本向来看重 “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分工,根深蒂固的社会文化,再加上幼托机构缺乏、残酷的加班文化,让许多日本女性结婚生子后只能放弃工作,开始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生活。数据显示,在日本,只有约38%的女性在有了第一个孩子后,还会返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所以,东京医科大学所说的“女生会因生孩子而离职或缩短工作时间”,在日本的确广泛存在,也难怪有6成受调查女医生表示理解了。但是,理解不代表赞同。如何为女性创造更友好的就业环境,而不是进一步加重性别歧视,才是理应推动社会进步的高等学府更该做的。

更何况,日本眼下正面临严重的人口危机,人口持续减少,老龄化问题严重,劳动力越来越短缺,空缺岗位与求职人数之比达到了1.59:1,是1970年代初以来的最高水平。在此背景下,鼓励女性就业,而不是打压女性就业,无疑更具现实意义。高盛出炉的一份名为 《女性经济学3.0:即刻行动》的报告也显示,如果日本女性雇员比例能达到80%,将刺激日本GDP增幅高达15%。

日本首相安倍已经意识到了女性就业问题之大,提出了“女性经济学”,他的目标是,至 2020年,日本女性在第一个孩子出生后返回职场工作的比例升至55%。他还强调,日本增长战略的核心,是“创造一个所有女性都能发挥才干的社会”。

不过,看看东京医科大学操控分数的行为,就知道安倍的“女性经济学”有多么任重而道远了。高等学府尚且如此,社会其他领域的阻力可想而知。日本的女性经济发挥威力,不知2020年是否可以看到。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200000(8:00-20:00)(021)22895131(20:00以后) © 2002-2015 上海报业集团新闻晨报 版权所有

备案号: 沪ICP备11026193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112018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