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xin

一线城市六成消费在夜间

晨报记者 钱 鑫□张怡薇

对上班族小徐来说,下班后的时光相比白天来说显得格外珍贵和丰富。没有了早上起床洗漱赶公交的手忙脚乱、风风火火,下班后当真闲适了不少。暂时将一天忙碌的工作抛之脑后,尽情享受夜上海的摩登一刻:夏日夜宵正当时,去寿宁路吃小龙虾、烧烤,跟朋友谈天说地;工作太累,去衡山路的酒吧用酒精暂时舒缓下疲惫的身心;走进公司附近的商场试试美妆新品,顺便看看等待已久的口红是否到货;或是放慢生活步调,去外滩漫步赏夜景……

在上海这座城市,晚上醒着的时间足够长,夜生活很精彩。有人说,夜生活的繁华与否,是衡量一个城市经济是否发达的风向标,然而对生活在城市里的人而言,夜间消费场景的满足更是衡量一个城市温度和生活归属感的风向标。

日间的城市以生产性活动为主,而夜间的城市则以消费性活动为主。对无数像小徐这样的上班族而言,白天无空隙的工作安排,让许多人把购物和放松的时间选择到了夜间。所以,点亮城市,将城市经济活动延伸至夜晚,隐藏着促进城市经济繁荣的巨大商机。

夜生活指数上海居首位

白天,每个城市都有着各自的活跃与色彩,而那些到了晚上,还依然尚未入眠的城市依旧在不断地拓展其活跃时长。去年,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曾发布了一份《城市夜生活指数排名》,意在用“夜生活指数”衡量一座城市在夜间的活跃程度。“醒着的时间”是否足够长,以及这座城市是否能给人们提供夜生活活跃的条件。

这份榜单通过五个维度在夜生活指标的重要程度进行主观赋权计算:地铁平均运营时长*0.1+城市夜间公交覆盖范围*0.15+Talking Data活跃设备夜间使用量占比*0.15+滴滴夜间出行活跃度*0.3+酒吧数量*0.3,最终得出的结果是,上海位居首位,深圳、广州、北京、成都分列2-5位。

无论是夜间出行还是酒吧数量,这些数据都侧面反映出了一个城市夜生活的缩影。从夜生活指数中可以看到的是一座城市的“夜间经济”旺盛的生命力。

只有夜间才有空消费

此前,阿里巴巴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中国经常在半夜0-4点登陆淘宝和天猫的剁手党达8000万人之多,其中绝大多数的消费人群是“80后”,由此可以窥见“夜间经济”的巨大市场。据有关调查统计,一线城市里60%以上的消费都发生在夜里,越发达的一线城市,越是如此。上班族白天工作忙碌,甚至常常需要加班。逛街约会、夜跑散步、喝酒撸串,如果是一些旅游型城市,夜间消费就更加频繁了。

对不少人来说,“夜间经济”是个较为陌生的词汇,实际上,夜场电影、卡拉ok、排档宵夜等人们生活中常见的娱乐休闲活动都属于“夜间经济”的范畴。“夜间经济”一词源自上世纪70年代英国为改善城市中心城区夜晚空巢现象而提出的经济学名词。简单来说,是指从当日18点至次日凌晨6点所包含的经济文化活动,其业态囊括了晚间购物、餐饮、旅游、娱乐、学习、影视和休闲等方面。

夜间消费依靠交通支撑

去年,上海轨交延长了运营时间,逢常态周末(周五、周六)及节假日前最后一个工作日延长运营60分钟。预计到今年底,上海中心城区轨交运营时间将过午夜零时……在上海建设国际消费城市,进一步探索与城市形象相符的“夜间经济”模式的当口,这一举措,无疑让不少人兴奋不已,尤其是“夜猫子”。

地铁运营时间延长后,每天22时以后才下班的商场营业员,可以不再一路狂奔追赶公交车、轨交;节假日逛街购物的年轻人,可以不再为争抢出租车使出浑身解数;看夜场演出的观众,更可以耐心地等待精彩的安可演出了……作为吞吐量最大的公共交通工具之一,轨交在延长运营时间后,将进一步刺激本市“夜间经济”的发展,为扩大内需、扩大消费再添一把火。

在研究机构“伦敦中心”主任本·罗杰斯看来,人们的出行情况直接影响到了夜间经济的繁荣。有关资料显示,北京王府井出现超过100万人的高峰客流是在夜市,上海夜间商业销售额占白天的50%,重庆2/3以上的餐饮营业额是在夜间实现的,广州服务业产值有55%来源于夜间经济。

有趣的是,一些消费者在夜晚小酌几杯后会变得格外果断,该出手时就出手。这些人便成为了各大购物网站经营者眼中的“猎物”。美国某咨询公司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每周饮酒一次以上的的美国人中,近一半人(46%)有过酒后购物的经历。从中发现商机的购物网站推出了特别的营销策略,23点以后,会将一些廉价的商品指定为“今晚特价商品”,还有商家在夜晚发放优惠券,购物网站的这种营销手段被称为“吸血鬼策略”。

释放夜间经济巨大潜力

日间的城市以生产性活动为主,而夜间的城市以消费性活动为主。这是因为,随着经济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快节奏的白日工作使人们需要更多空间释放压力。白天无空隙的工作安排,让许多人把购物和放松的时间选择到了夜间。所以,点亮城市、将城市经济活动延伸至夜晚,隐藏着促进城市经济繁荣的巨大商机。

根据“饿了么”最新提供的数据,上海的夜宵时段订单量排名全国第一,而紧随其后的为杭州与深圳。此外,从全国夜宵时段交易额来看,上海同样位居全国首位,杭州与深圳位居二、三名。从外卖订单的夜宵数据,也能瞥见各大城市在夜间经济上发展的差异。排名全国第一的夜宵订单量和夜宵交易额,无不反映出了上海火爆的夜宵经济,这也和上海的多项指标颇为一致。资料显示,2016年上海市人均可支配收入、全市新增就业岗位等方面均居全国首位,第三产业增加值、人均生活消费支出等居全国第二。

不仅在上海,“夜间经济”在伦敦也展现了它巨大的吸金能力。伦敦的“夜间经济”由酒吧、俱乐部、餐馆、音乐厅、剧院等组成,根据经济研究咨询机构TBR的数据,伦敦的“夜间经济”提供了130万个工作岗位,年收入达660亿英镑,占到英国总税收的6%。

近年来,以休闲购物闻名的伦敦高街,因网购的蓬勃发展以及远离市区购物中心的增长而逐渐没落。但随着“夜间经济”触角的延伸,消费者在酒吧和饭馆的“夜生活”逐渐把处于困境之中的高街拉了回来。英国零售商协会负责人称:“随着 17点以后访客的增加,基于娱乐活动的‘夜间经济’成为高街整体销售上升的主要驱动力。”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200000(8:00-20:00)(021)22895131(20:00以后) © 2002-2015 上海报业集团新闻晨报 版权所有

备案号: 沪ICP备11026193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112018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