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酒店玩皮划艇骨折,监管部门认定酒店赔付医药费,但这家酒店坚持客人签免责协议才肯赔

日前,市民蒋先生入住溧阳美岕山野温泉度假村酒店期间,参加酒店提供的户外皮划艇项目时摔倒,导致左臂动弹不得,后经上海市黄浦区长征医院及上海市普陀区中心医院诊断,左肱骨大结节撕脱骨折,左侧冈上肌肌腱损伤。

酒店将蒋先生的受伤归结为“一场意外”,蒋先生却不以为然,他认为“酒店未提供专业的皮划艇教练,并且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直接导致他受伤,之后酒店工作人员协调骑马项目的教练赶到现场,因缺乏常识,为蒋先生受伤处按摩近1小时,导致伤情加重,酒店应该为此负责。”

当地市场监管部门确认了基本事实,并提出了一个酒店方向伤者赔付6000元的解决方案,结果,酒店方坚持蒋先生先在免责协议上签字,才肯赔钱。

▲医院给出蒋先生的检查报告

玩皮划艇左臂受伤动弹不得

2018年4月17日,蒋先生一行入住江苏省常州市溧阳美岕山野温泉度假村酒店。在前台办完入住手续,乘酒店专车去山上房间的途中,路过一片水域,岸上停放着很多色彩鲜艳的皮划艇,岸边指示牌上写有 “皮划艇”项目,可供游玩之类的话。

负责皮划艇项目的酒店女工作人员说,这是收费项目,可以玩,但当天教练不在。

蒋先生问:“那到底能不能玩?”

女工作人员说:“划划船应该没问题。”

▲蒋先生从网上搜索到的,最接近事发时的皮划艇照片 网络图 

得到酒店方的许可,蒋先生一行3人租了2艘皮划艇,一共支付136元。皮划艇两头尖、2米左右长、一人宽,只供一人乘坐。

酒店工作人员打开铁链上的锁,3人走到岸边的木板上,等待上艇。随后女工作人员叫来3个男人将2艘皮划艇拖入水中。

然后,女工作人员给每人发了一件救生衣。准备登船时,岸边的橘红色的皮划艇漂浮在水面上,摇摇晃晃,与岸边没有任何固定。岸边也没有用于上船的扶手、栏杆之类的设施。蒋先生一脚踏到艇上,身体向前倾,皮划艇前后摇摆、颠簸,眼看蒋先生要落水了,他本能地伸出左臂撑住岸边,顿时感到一阵剧痛。2位朋友见状拉了他一把,他一屁股坐进皮划艇,试着举起桨划了两下,立即停了下来。

“当时整个手臂像脱臼一样,就如同手臂不是我的了,我马上叫朋友扶我上岸。”回忆起受伤的一幕,蒋先生至今心有余悸。

医院确诊:左肱骨大结节撕脱骨折

见蒋先生脸上痛苦的表情,女工作人员马上叫来骑马项目的教练赶到现场急救,但因缺乏常识,教练为蒋先生受伤处按摩近1小时,导致伤情加重。

“手臂稍微一动就痛,按摩的时候更痛,但我具体说不清那种感觉,应该当时还有麻的感觉。”蒋先生虽然知道骑马教练不是专业的医生或按摩师,但“教练”处理运动损伤的经验应该比较多吧,教练还一直强调“按摩舒缓一下肌肉就会慢慢好了”,蒋先生当时就相信了他,一直努力配合。

骑马教练告诉蒋先生,皮划艇是酒店提供的游览项目,是酒店外包给某个机构来做的,刚好酒店和机构之间的合作出了某些问题,没有专业教练在场。”蒋先生心中惴惴不安,忘了问机构的名字,一心想着要向酒店讨说法。

接受了近1小时的按摩后,蒋先生回到房间休息,胳膊丝毫不能动,疼痛难忍。见男友伤势严重,蒋先生女友马上打电话给酒店前台,让酒店安排去当地医院就医。

医生初步判断,蒋先生左肩牵拉伤,建议冷敷、固定手臂、不要按摩,因为按摩可能伤到肌腱 。鉴于当地医院设备不足,无法进行ct检查,建议回到上海进一步诊断。

蒋先生回忆,

当地医院比较简陋,没有检查设备,医生说也没有绷带啥的,让我们自己找东西绑上,然后就用我的围巾简单绑了下。

返回上海后,经上海市黄浦区长征医院CT诊断及上海市普陀区中心医院MRI(核磁共振)诊断,蒋先生左肱骨大结节撕脱骨折,左侧冈上肌肌腱损伤,左侧三角肌下滑囊少量积液;左臂肘关节间隙及肱骨髁间窝有少量积液。医院对伤者进行了药物、器具等治疗。

“溧阳当地医院和上海医院医生都说拉伸受伤后不能按摩,需要固定,说按摩会加剧毛细血管破裂和软组织损伤,这个是常识。”蒋先生气愤表示,

酒店安排的教练近1小时毫无常识的按摩导致我伤情加重。

治疗时间持续三周左右,期间蒋先生的左臂不能动,非常疼痛,给工作和生活带来了极大不便。

伤势初愈后,蒋先生向酒店方提出了包含就医相关费用、误工费、精神损害赔偿在内共计54226.63元的赔偿要求。

酒店:签了免责协议,才赔付

溧阳市场监管部门介入该事件的调查,确认了基本事实,并提出了一个酒店方向伤者赔付6000元的解决方案。无奈酒店方坚持蒋先生先在免责协议上签字,才肯赔钱。

蒋先生女友认为,这份协议不能签,协议中表述“蒋先生在岸边摔倒”,对于蒋先生受伤的过程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协议谎称“酒店工作人员坚决不允许客人在没有教练的情况下体验皮划艇”。

“如果真是这样,工作人员为什么还要收费、开锁 、帮助蒋先生把皮划艇推入水中? ”蒋先生还质疑,

协议还故意隐瞒了蒋先生受伤后酒店工作人员找来的是骑马项目的教练,且因欠缺经验按摩1小时左右导致病情加重。”

蒋先生根据事实情况对协议进行了修改,回传给酒店,之后石沉大海,协商陷入僵局。蒋先生认为,酒店方没有体现出对受害者应有的诚意和尊重,决定发律师函。

“已经宣布调解破裂。”负责调解工作的溧阳市场监管部门陈姓工作人员建议:“投诉人可以走法律程序维护自身权益。”

涉事酒店是否具备经营皮划艇项目的资质?该人士答:“不需要资质,但要配专业教练。”

▲涉事酒店官网截图

【对话酒店】

“骑马教练也是教皮划艇的”

记者致电涉事酒店溧阳美岕山野温泉度假村,负责调解工作的酒店人事行政部毛女士称,他们同意市场监管部门赔偿6000元的调解方案,是蒋先生出尔反尔没签协议。不久前收到蒋先生委托律师发出的律师函,酒店会积极面对,准备走司法程序。

记者:皮划艇是酒店组织的项目吗?

毛女士:是的,根据季节,天气不太冷的时候会开展。

记者:皮划艇项目配备了专业教练吗?

毛女士:我们配专业教练了。

记者:为什么蒋先生受伤当天没有专业教练在场?

毛女士:当天工作人员通知教练了,教练还没赶到的时候,客人坚持自己要上船。

记者:蒋先生受伤后,有一位教骑马的教练为他按摩了近1小时,是这样吗?

毛女士:我们是有专业教练的,当时现场,我们也有工作人员积极配合的。

记者:给蒋按摩的教练到底是不是教骑马项目的?

毛女士:不是教骑马项目的,他是教骑马也教皮划艇的。

律师:酒店和客人两者应分担责任

住店客人在酒店内玩项目受伤,应该如何维权?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维江律师认为,首先要判断皮划艇运动属不属于酒店服务的范围,其次可以从酒店的安全保障是否尽职以及违约两个角度来探讨责任分配问题。

杨维江律师进一步解释,蒋先生维权,首先面对的问题是皮划艇运动在不在酒店提供的服务范围之内,如果在,那蒋先生可以向酒店索赔,否则蒋先生的主张对象应该是皮划艇的经营者。  

等第一个问题解决了,再来看酒店可能需要对蒋先生承担的责任,酒店对客人有安全保障的义务,提供一个安全的消费环境,但同时,蒋先生作为一个成年人,也应该对自身的安全有足够的关照,只有在酒店有明显重大过失或故意的情况下(包括硬件设施和服务的不到位等),责任才会由酒店全部承担,除此,通常情况下是责任是两者分担的。

当然,蒋先生也可以违约的角度主张权利,因蒋先生入住酒店,和酒店存在合同关系,酒店服务不善导致客人损害,是种违约行为,所以要承担责任,但还是会和前面主张侵权一样回到责任分配的问题。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佟继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