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xin

技术的光芒退却时,人文的力量就会彰显它的光辉

医生和病人,看上去是单向的医生救助病人的关系。

但很多医生表示,他们在医治病人的时候,也常常从病人及家属那里得到信任、支持和慰藉,他们也常常要感谢病人。

星期日周刊记者 顾 筝

她的话给了我定心丸

讲述人:朱晨芳

职业: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普外科副主任医师

记得当年医学院毕业时去普外科,科主任狠狠地在我背上拍了三把,我硬是挺住了没有挪动一步。主任满意地点了点头说:“现在能扛得住,将来也希望你能扛下来,普外科对于女医生来说太辛苦,没准备好不要来。”

结果,我这一扛——17年过来了。

17年里,医患故事天天上演,但其中总有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人和事。

我和小白是2015年秋天认识的,后来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相识的原因源于我负责医治她奶奶达半年之久。

第一次见到徐老太太时,她已经奄奄一息了——心电监护显示心率140次/分,血压80/40mm hg。当时诊断很明确,“感染性休克,急性弥漫性腹膜炎,消化道穿孔可能”。学医的人一定知道,被冠上这个诊断往往情况已经很危急了,更何况她还是一名85岁的老人。

我作为主刀医生马上召集家属,告知他们,需要马上进行手术,但风险很大,患者有随时死亡的可能。小白当时就在其中,她和其他年长焦虑的家属不一样,显得非常冷静。她对我说:医生,我们相信你,请你放下顾虑全力救治,即使老人真的撑不下去,我们也不会怪你的。

虽然她只是个年轻女孩,但在家属群里,说话却最有分量,后来我才知道她也是医学相关专业毕业的。

小白当时的这句话确实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要知道,对于这种濒死,手术风险很高的病人,如果和家属沟通不畅,很容易造成医患矛盾。有的时候,医生会在医患谈话后,会建议家属放弃治疗。但我始终认为,一名好的外科医生不能怕承担后果,技术和心理都要过硬。

手术终于顺利完成,老人却因为休克、感染、麻醉、手术后情况危重,带管进入重症监护室。术后的日子里徐老太太经历了ARDS(指严重感染、创伤、休克等肺内外疾病袭击后出现的以肺泡毛细血管损伤为主要表现的临床综合征,属于急性肺损伤的严重阶段或类型)、气管切开、多器官功能障碍、心衰等重重关口。在治疗过程中,每一次小白都会尊重和支持我的决定,甚至怕她的家人因情绪激动而伤害我,提前打电话叫我避开。但是老人的情况还是不稳定,甚至每况愈下,只能依靠呼吸机辅助呼吸、鼻饲营养,在重症监护室呆了两个月也没有能完全醒来。

但是小白没有说过一句指责的话,她常常来医院询问奶奶的情况,在她加班或者出差不能来的时候,我也会通过微信视频让她看看奶奶。慢慢地,徐老太太的病终于有了起色,就如同一架行将报废的留声机,在我们全体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又咿咿呀呀地转起来了,发出了美妙的生命之音。

大半年以后,徐老太太终于可以出院了,我和小白也成了很好的朋友。她曾经写了一封长达9页纸的感谢信寄给市长,还经常在我值班的日子来看我,和我聊起奶奶的近况,她笑着告诉我,奶奶白天经常装睡,晚上爬起来偷偷吃糖。

在医患矛盾凸显的今天,我们的关系如同一股清流,十分和谐温馨。

我喜欢这样的医患关系,我觉得要避免医患矛盾,医生首当其冲的是需要加强自身专业知识和技能,练就过硬的本领;并且要有人文关怀,多与患者及家属沟通交流,及时告知病人及家属病情及诊疗情况;还要加强责任意识,做好每一件小事,完善每一个细节。

做到这些,医患关系怎么还会紧张呢?

从她们的故事中,我得到了慰藉

讲述人:丁静(化名)

职业:某三甲医院内科医生

那时我刚进医院工作不久,轮转到了急诊室。

有一天晚上,被送来一个女孩,29岁。因为相恋5年的男朋友和她分手,她吞下了几十颗安眠药,被发现的时候整个人面色苍白,瞳孔散大,四肢发凉。

送来急诊抢救室后,医生们第一时间尽全力抢救,可是女孩醒过来之后看着我们,目光呆滞,急诊室人声鼎沸,但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在医院,常能看到这种为情所困的病人。就在之前几天,我在内分泌科轮转,病房里住进了一个女孩。她一个人想来做代谢减肥手术,原因是男朋友嫌她太胖了。

住院,男朋友没来陪她,她给他找借口:他很忙的。做手术要签字,她的父亲来了,签完字就走了。手术期间就她一人在医院,我看着,特别心疼,所以很多事情都会特别关照她一下。

她给人的感觉很开朗,活泼,是病房里的开心果。但是这些开朗背后,我能看到她掩饰的失落感。她告诉我,从小父母就离异了,所以她特别想要有一个温暖的家庭,找到男朋友之后,就特别依赖她。

我不知道这个做手术的女孩后来会不会和她男朋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我知道,她和那个吞安眠药自杀的女孩一样,都是用情很深的人。

自杀的女孩被抢救过来后,她的妈妈风尘仆仆地从老家赶来,那是一个衣着普通的老年妇女,身材矮小,双眸不再炯炯有神,有的只是被生活压弯腰的不堪重负。她一遍又一遍来办公室找我们,每次都喃喃自语,我女儿怎么这么傻呀?医生她没事了吧?她真的没事了吗?我们不厌其烦地安慰着,她也把同样的回答听了一遍又一遍。

每次查房,都会看到这位母亲坐在女儿的病床前,一边轻轻地摸着女孩的头,一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轻声细语地说:“宝贝不怕,妈妈在,妈妈一直陪着宝贝。”她从未有过任何责备的话语。这种为爱为家人坚强的样子,可能就是生命的样子。

姑娘出院前,我给她写了一张纸条:一个小小的太平间就分隔出了生和死的两个平行时空。真正的爱是眼里为你流着泪,心里却为你打着伞。想想你的妈妈,这世间唯一不需要回报的真爱。

3个月后急诊的老师给了我一封信,里面是那个姑娘歪歪扭扭却真诚的字迹:丁医生,感谢您让我觉得自己不孤单,妈妈的爱一直都在。

而其实,我没有告诉她的是,我也要感谢她和她的妈妈,让我投射了自己的情感,也获得了安慰和理解。那段时间,我自己也面临了情感上的问题,情绪非常低落,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觉,我的妈妈也非常担心我,有事没事总会给我打电话。

医学的组成,一部分是技术,一部分是人文,当技术的光芒退却的时候,人文的力量就会彰显它的光辉。我们医生在救治病人的时候,也会从病人身上得到勇气。就在这两个女孩身上,我会看到生活中有很多不容易,但每个人都还是要自己努力走出来,所以从她们的故事中,我得到了慰藉。

所以,医生和病人之间,看似是我们在帮助他们,但其实他们也帮到了我们。


联系电话:(021)22899999转新闻晨报 © 2002-2015 上海报业集团新闻晨报 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200000(8:00-20:00)(021)34978192(20:00以后) 举报邮箱:service@zhoudaosh.com

备案号: 沪ICP备11026193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112018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