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收到一幅171年前的人物素描-上交首位指挥雷穆萨“露真容”

晨报记者 殷 茵

1879年1月8日,《字林西报》上刊登的关于上海公共乐队演出的广告,成了上海交响乐团追根溯源的“起点”,也让上交历史上第一位指挥雷穆萨进入了观众视野。可惜的是,现有的历史档案里关于雷穆萨的个人资料非常少,更没有任何画像或照片。

4月23日,瑞士日内瓦高等音乐学院泽维尔·布维尔教授在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向上海交响乐团送上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一幅雷穆萨的人像素描,上交历史上第一位指挥的神秘面纱由此揭开。

“雷穆萨珍贵的画像填补了空白,让上交140年历史的源头变得更加清晰,这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份巨大的惊喜”,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说。

旧报纸上有雷穆萨的名字

根据法国作家居伊·布罗索莱《上海的法国人(1849-1949)》中的记载,让·雷穆萨1815年出生于波尔多,在他还是襁褓时,其家人已和中

国有了联系,比如其叔叔阿伯尔被任命为法兰西学院的首席汉学家。

然而雷穆萨并未继承叔叔的汉学研究事业,而是专心于音乐。起初,他只是个独奏长笛乐手,后成为波尔多大剧院管弦乐队的指挥,并曾担任伦敦皇后戏院的主任。

1865年前后,雷穆萨来到梦寐以求的上海,并在后来作为上海交响乐团前身上海公共乐队的重要创建人,指挥了多场演出。比如1879年,除了1月8日《字林西报》的广告,2月7日、4月4日、5月6日的《北华捷报》上也有多场雷穆萨指挥公共乐队的演出广告。这些演出,也成为上海交响音乐事业发展的源头。

今年3月14日,泽维尔·布维尔在法国诺曼底一场拍卖会拍得了这幅画像。画像的背面标签上,清楚地标明了画像题为《长笛手、作曲家和上海公共乐队指挥让·雷穆萨像》,创作于1848年,尺寸约为24X(乘号)19.5厘米。画像保存完好,其背后的画框制作商信息贴纸虽已泛黄,却仍清晰可鉴。

“这幅画像创作时,雷穆萨大约33岁,尚未到上海来,但在当地已是非常出名的长笛手”,泽维尔·布维尔说。

欧洲“亲戚”捐赠珍贵资料

今年是上海交响乐团140岁生日。从1879年雷穆萨指挥乐队,1907年布克将公共乐队扩充为管弦乐队,到1919年梅百器上任并以欧洲城市乐队的高标准重组乐队;从新中国第一代指挥家黄贻钧到现任音乐总监余隆。虽历经不同历史时期,名称也几经更迭,但在一代代指挥的薪火相传和打磨下,无数上交人并肩奋进,使得上海交响乐团140年的脉络与传承从未间断。

正是这延绵的音乐之路,让上交的“血缘”遍布世界各地。近年来,随着上交在世界舞台上知名度的提高,“他乡遇故知”和万水千山来“寻亲”的故事时有发生。

两年前,上交欧洲巡演到德国汉堡时,一位名叫保罗·昂格雷尔的德国老人从杜塞尔多夫乘火车赶来,捐赠了不少其母亲保留的上交珍贵节目单。在奥地利站,一位名叫克里斯蒂娜·阿德勒的老太太,则带来了父亲费迪南·阿德勒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上海交响乐团担任首席时的照片和资料。

140年的风雨历程,让上海交响乐团在世界各地留下上交人及其后代的身影,而从全球汇集而来的一份份珍贵历史资料,拼贴还原了更加完整和清晰的历史记忆。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殷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