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园周边小店各式各样兔子灯热销,有的店铺数十年坚守传统手工技艺-承载儿时记忆,手工兔子灯扎堆豫园迎元宵

晨报记者 徐妍斐

临近元宵节,豫园周边的福佑路、沉香阁路、方浜中路一带的小店又摆出了各式各样的兔子灯,桌上、地上放着或者天顶上吊着,统统占据着小店沿街最醒目的位置。

去年,因为疫情原因,春节元宵时段大家伙都闭店,因此兔子灯的销售也暂停了一年,到了今年豫园商城的赏灯游园安全有序进行,周边的小店们也都恢复了活力。这其中,有坚持数十年如一日只卖纸兔子的小铺面,也有搞起“兔子灯大全”的批发小店。

怀旧兔子灯让顾客惊喜

在福佑路各种货品摆得琳琅满目的店铺之间,有一间小小的门面恰恰因为过分“简洁”而显得与众不同。

顶上用红底黑色毛笔字写成店招牌“老上海手工兔子灯专卖店”。小店门口靠左三层木架,分别放着十来只“胖乎乎”的纸兔子灯。右侧门口的桌板上,还单独放置一只纸兔子灯。而小间后面光线较弱处,可以看见还堆放着不少用蓝色塑料袋装好的兔子灯。

看店的陆师傅就坐在这些兔子灯之间。降温天刮风,不时一阵大风吹过,把唯一放在桌板上的那只兔子灯吹落到地上去。陆师傅就去把它捡起来。兔子灯虽是纸做的,但骨架结实,摔一下也一点没事。

过来问价的顾客很多,每隔几分钟就会来一两波,都对看见童年的纸兔子灯表现出了怀念和惊喜。

一对情侣结伴而来,对着兔子灯“大呼小叫”:“你看还有这种!这是我小时候玩过的,你玩过吗?”“师傅,多少钱一只呀?”

“这里的兔子灯有大号和中号两种,大号的50元一只,中号的40元一只,从春节就开始卖了。”陆师傅告诉记者,现在,每天大约能卖掉十来只兔子灯。按照往年的经验,正月十三、十四、十五三天卖得最好,高峰期间可以卖上百只。

对纸兔子灯表现出浓厚兴趣的往往是成年人。“他们小时候玩过,所以现在看到了会很怀旧,会买给自己的小孩子玩。”

做手工兔子灯已成习惯

为什么这家店只卖大小两种传统纸兔子灯,不像其他店铺那样多进货一些款式?

陆师傅告诉记者,几十年来,小店的纸兔子灯都是自家或者熟人亲自手作的,就像一种生活习惯。这里只卖最传统的纸兔子灯,对传统纸兔子灯手工艺非常专一。

“最早在这里卖兔子灯的老师傅就是住在这一块的。因为有这个手艺,所以每年自己做兔子灯卖。往往是过完了今年的元宵,就开始做明年的兔子灯。但凡空闲时间都会做,每做好一只就放在旁边。做多了放不下还会租库房存放,到了来年元宵再一起拿出来卖。后来他们拆迁搬走了,但还是在做兔子灯,所以我的小店也帮着他们卖,我自己也会做。”

一名“手熟”的老师傅扎一只纸兔子灯也要几小时。提前备好各种材料后,大刀阔斧地拗钢丝做兔子灯“骨架”,然后往金属架子上贴纸,再一层层地粘上“兔毛”。接着贴上不同颜色的兔子眼睛、围上小围巾,再用木象棋般的轮子给兔子灯按上“四只脚”。肚子里一个蜡烛托,里面一截圆蜡烛,到时候烛芯一点燃,就是一盏美美的记忆里的兔子灯了。

如果说过去做兔子灯是贴补生活的重要手段,那么如今更像是老手艺人延续数十年的一种习惯,坚守着做兔子灯的传统手工艺。

布艺手工兔子灯也走俏

与坚守“纸兔子”的小门面相对的,则是兔子灯“工厂化生产”、品种更齐全的批发小店。

福佑路小商品城外有个沿街店铺,从店里到店外陈列、挂满了形形色色的兔子灯。其中最亮眼的,要数各种色彩鲜明、玲珑精秀的布艺兔子灯。

店主项女士告诉记者,这是今年的流行。“这些兔子灯都是手工制作,也是传统兔子灯制作技艺,不过在过去比较小众。今年很流行,因为和纸兔子灯相比,这种更牢一点。纸兔子灯是小朋友拉着玩比较常见,这些可以手提。”

虽然是手工制作,但却是工厂化生产。“这是向外地的工厂订的,手工做的,但也是流水线。”在售卖兔子灯上,项女士把自己定位成一家季节性批发小店,春节元宵档的半个月开卖元宵灯,店里元宵灯的品种多达七八十种,都在百元以内。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徐妍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