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水、断电、断网,河南暴雨重灾区巩义直击-巩义,满目疮痍 互助,暖流涌动

晨报记者 陈 征(7月22日发自河南巩义)

22日一大早,晨报记者驱车再次赶往巩义。这是记者12小时内第二次进巩义。由于受灾严重,巩义目前仍处于断水、断电、断网、断天然气的状态,为了发稿,记者21日晚在巩义采访结束后,又连夜赶到了附近的荥阳。

“水大,保命就很好了”

从荥阳到巩义20多公里的路程,记者却花了1个小时,因为车流量巨大。当天,很多车进出“四断”的巩义,将困在里面的亲友接出来。

下了大路,还没进入巩义重灾区米河镇,路就不好走了,车也没办法继续往前开,于是记者下车走路前往米河镇。走了一段,发现由于路面依然泡在泥水里,穿着拖鞋反而不好走路,最后干脆光脚前行。接连两日的强降雨,使得米河镇镇区被淹没,2万多人受灾,当地多处发生山体滑坡,道路被冲毁,水、电、通讯中断。

越接近米河镇,所看到的景象越是让人震惊,可谓满目疮痍。

一路都是被大水冲垮的路面,道路钢筋扭曲暴露,可想而知,当时冲击道路的大水威力有多大!在路上,记者还看到了几块黑色的大沥青块,问了当地村民得知,这些沥青块竟然是从旁边道路一整块一整块冲下来的。

“水太大了,能保住命就很好了。”米河镇一家饲料店老板老宋告诉晨报记者。见到记者时,老宋正在用路边的水冲洗盒子里装的一把把硬币,硬币被淤泥裹得几乎辨认不出。这位老板告诉记者,20日早上大水就开始淹路淹房子了,他后来听人说洪水要下来了,于是赶忙回到家。那时,放暑假的孩子还在睡懒觉,他二话不说背着孩子就往外跑,“衣服也没给孩子穿,拿着就走。”本来想开车走,但那时水大得已经开不了车了,只能趟着水,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高处转移。

一路上,记者看到了很多被大水泡过的车辆。有些散落在废墟中,车玻璃已经没了;有树干从车里伸出来;有些挤压堆积在一起,车身翻转;有些被倒塌的电线杆压在下面,已经变形……

水急,人站水里会被冲走

“水急”——这是所有接受记者采访的巩义当地人对这次大水的印象。

“我们开了三辆车到村里去救援,有两辆被水冲跑了。”巩义市官殿村书记牛师通说,他今年53岁,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水。

20日救援那天,牛师通在车里足足待了9个小时才下车,“我的车在上坡一点的位置,另两辆在下面一点的车就被冲走了。车里的人后来都跑到我车上来了,等到水下到七八十厘米的时候,我们才下车展开救援。”

牛师通告诉记者,当时的水急得很,别说走路,站都站不住。“如果一个人站在大水里就会被冲走!我们都是几个人手拉手,才没被冲走。”

据牛师通介绍,从19日开始,村干部和志愿者就开始陆续转移村民,但那时已经下大雨了,连续下了24个小时的暴雨,泥石流四面八方涌来,村里还停了电,信号也不好,救援很难开展。

因为救援困难重重,险情不断,已有意外发生。因为官殿村是山区村落,大雨引发了泥石流,救援人员只能靠着双腿,趟过泥石流,去村里救村民,“结果,有一人肋骨被砸断了八根,一人现在情况危急,还没有脱离危险。”

各地驰援助力巩义

一面是满目疮痍的受灾景象,一面是暖流涌动的互助场景,这是记者在巩义最深的感受。在巩义小里河村,记者看到有一群人聚集在树底下,坐在小板凳上围坐一圈,热闹得很。凑近一看,发现原来大家都在这里充电。

巩义已断电,不远处轰轰的机器声响提醒着这应该是发电机。一问,果然如此。一名村民告诉记者,村里有人拿了自己家备的发电机,给村里人一起用,主要用来手机充电,“虽然这里没有信号,但到楼顶上偶然还有能点信号,充了电赶紧向家人报平安。”

沿路记者看到了不少救援人员,既有政府也有民间的救援力量,许多是全国各地驰援来助力巩义的。有些救援人员为当地受灾群众分发食物和水、有些清理道路、有些则帮助搜寻失踪人员。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陈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