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元元和她的朋友们带来“美术馆奇幻夜”-名画,因为这群舞者的心跳而“复活”

晨报记者 殷 茵

午夜的美术馆,当一幅幅经典画作拥有了新的生命,到底是观众走入了画中,还是舞者走出了画卷?7月21日晚,东方艺术中心的舞台上,《星空》《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恋人》《无象之象》《富春山居图》……一幅幅东西方名画在以谭元元为首的7名舞者的演绎下,跳脱出画框,配合着声、色、光、影,观众也仿佛置身于画作之中。

在舞蹈音乐剧场《谭元元和她的朋友们——美术馆奇幻夜》中,画作因拥有了舞者的心跳而“复活”。

舞者挑选与自己最契合的名画

11岁考入上海舞蹈学校,14岁在国际舞蹈大赛上崭露头角,18岁被旧金山芭蕾舞团“相中”,从《天鹅湖》中的独舞开始,一跃成为旧金山芭蕾舞团史上最年轻的首席演员。谭元元向世人证明,华人一样可以站上全球芭蕾舞界的巅峰。

《美术馆奇幻夜》是谭元元在《舞蹈风暴》后首个全程参与的演出项目。这次她的身份不仅仅是舞者,更是艺术总监和联合编舞,“国内观众的欣赏水平越来越高,无论从项目的艺术性、观众性、专业性,都有了更高的要求和期待,作为艺术总监是有一定压力的。”因此,从开始立项起,谭元元就不打算做一场常规的演出,她希望给观众带来全新的体验,目标是要突破传统,要跨界创新。

导演周可提出了“美术馆”这一概念——午夜的美术馆,一幅幅绘画都“活”了过来。

两人一拍即合。

此后,主创团队邀请了契合这台演出风格的优秀舞者,并由舞者们根据自己的舞种、个性和审美,挑选出与自己舞蹈最契合的名画。后印象派画家文森特·梵·高《星空》、超现实主义画家雷内·玛格丽特《恋人》、法国立体派画家乔治·布拉克《瓶子与鱼》、中国元代画家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等东西方经典画作,就这样被搬到了舞蹈演出的现场。

“每一个舞者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们有独特的风格和审美,所以这次我更像一个服务者和观察者。我给大家一个概念,然后在这个概念下,给每个舞者自我表达的自由。我要考虑的是如何把大家揉合在一起。”周可说。

每个观众都成为演出的一部分

在这台演出中,汇集了芭蕾舞、现代舞、古典舞的舞者以及钢琴、小提琴、古典吉他、巴扬、琵琶等演奏家,音乐、绘画、戏剧等多种艺术形式的糅合为观众打造了“人画合一”的浸入式体验,每位舞者像是“画作精灵”,用舞蹈阐释着世界名画的精髓。

谭元元的《卡门》《天鹅湖》《我为玛格丽特狂》坚持发挥其古典芭蕾的优势,一首《卡门》在她的演绎下充满着女性的力量与魅力。而她为此次演出改编的《天鹅湖》二幕,也将王子与天鹅互诉衷肠的细腻发挥到极致。她与李嘉博共同演绎的《我为玛格丽特狂》中,神秘而又危险的面纱下,表现出两者各怀心事又彼此牵制的扭曲状态。

既然这一项目叫做“舞蹈音乐剧场”,那现场不仅应该有舞蹈和舞者,还要有音乐家和音乐现场表演。于是,谭元元请来了曲大卫作为演出的音乐总监。曲大卫按照舞者的思路尝试以不同音乐元素配合,并加入了不少独奏部分,给予舞者更多的即兴表演空间。

在这样的演出氛围中,谭元元希望每一位观众都能够成为演出的一部分,无论是台上的演员还是台下的观众,都是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家一起在“美术馆”中感受舞蹈和音乐的魅力。“那些经典画作,其实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同的解读,100个人心中有100个蒙娜丽莎。”谭元元说。

从最初的“美术馆”创意,到舞美设计,再到如何让不同舞种融合,主创团队以“为观众带来不同的艺术体验”为目标,在如今新媒介快速发展的背景下,用新生命力的形式来呈现传世名画。谭元元认为,近年来舞蹈在国内的市场环境和观众基础都得到了很大改善,这对舞蹈从业者来说是一种机遇,“每一位舞者都应该积极利用这么好的发展环境,一起把舞蹈艺术培育出‘新的发展’。”

除了《美术馆奇幻夜》之外,东艺近两个月的舞蹈演出如杨丽萍《十面埋伏》、胡沈员《流浪》都颇受好评,作为一门剧场艺术,舞蹈项目如此受欢迎是什么原因?这其中,离不开综艺节目的推波助澜。“能有不同媒介不同平台推广舞蹈,是好事,但我觉得,优秀的舞者还是用作品说话,最顶级的舞台还是在现场。”谭元元说。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殷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