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流量”致敬“汗流量”

晨报记者 黄宇龙

时间来到2021年7月23日,延期一年的2020东京奥运会将在今晚开幕。

如果没有3天前发生在河南的那场暴雨灾难,那今晚,这场疫情下艰难实现的“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的奥运盛会,应该会是大多数人贡献社交流量的第一选择。

正如暴雨洪峰突如其来,“流量时代”也突如其来。

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我们已经身处“流量时代”。“流量”全方位解构社会认知,不讲道理的时候,流量切割一切,流量又收割一切。放在几乎所有领域,“流量”似乎都是所向披靡的存在。

“流量时代”,奥运会的新闻报道和奥运会的社交融入就演化为“流量战争”。这16天时间,300多个小项的10000多名运动员在社交流量上,将完成高密度跨界、无死角破圈。

百年现代奥运走到今天,“流量”已经成为五环的衬底和支架。本届东京奥运会新增的五大项目,空手道、棒球/垒球、滑板、冲浪、运动攀岩,前两样是东道主日本的福利项,“自留地”式的添金项目,后三项是遵从于时代,让更受年轻人热爱的项目成为奥运新鲜血液。奥运本身也需要拥抱流量,所以项目设置就是大格局的“导流”。

对于个体化的运动员来说,奥运会是生涯的巅峰,也是流量的红毯。不过矛盾的一点是,大多数非热门的综合项目运动员,知名度很低。这点全球同此凉热。本届东京奥运会中国代表团总计777人,包括431名运动员,他们中有相当比例的人,甚至还没有自己完整的百度词条或只有几句极简的介绍,有些哪怕在国内国际诸多赛事中身经百战,图片库中能搜索到的英姿靓影也屈指可数,有些压根儿就没有。

大家“认知通畅”、“流量泄洪”的男足、男篮这种项目,偏偏又打不进奥运会,你说气人不气人。

举个简单的例子,这次中国举重队出征8个人,有7个人是相关项目的总成绩世界纪录保持者,还有一个,在世界锦标赛上赢了亚军9公斤。但我现在把男队李发彬(61公斤级)、谌利军(67公斤级)、石智勇(73公斤级)、吕小军(81公斤级),女队侯志慧(49公斤级)、廖秋云(55公斤级)、汪周雨(87公斤级)、李雯雯(87公斤以上级)这8个人的照片放在你面前,你有把握把8个名字和8张照片正确对应出来吗?

这确实是很现实的事情。奥运会上很多项目的运动员都有这个困扰。纵然他们的运动成绩傲立天际,但他们的日常流量却少得可怜。凡人的流量与这些非凡人的汗流量之间,横亘着看不见的结界。

流量是最擅于切割普通人时间的利器。通常来说,切割我们时间的东西,也就是收割我们人生的东西。

但运动员、尤其是能有资格站在奥运会赛场上的运动员又是这个世界上最珍惜时间、最尊重时间的人群。他们一生都在为快0.01、高0.01、多0.01而努力,他们不浪费时间,他们是与时间赛跑的人,也是跟自己较劲的人。大多数时候,他们是一群“流量”想切但切不到的人。主观上,他们或许也不愿意被流量裹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性格上、所从事的项目上,都不具有“综艺天赋”,但现在,奥运会上,无论最终成绩怎样,他们都是王者,都会有故事被发掘,都会有感动被传播。

让每一个运动员走好人生难得一次的“奥运流量红毯”是所有媒体、自媒体、社交软件共同的期待。可这个事情,难度真的不小。奥运会上的运动员是活生生的人,是一群有血有肉的英雄,他们不是一个个跳动的字节,大多数时候,他们像孤孤单单的苦行僧,他们是不问前程的追梦人。成功了,夺冠了,领奖台上的满足与舒畅需要很快很快的手去转发;失利了,挫败了,内心的遗憾与哀伤需要很抖很抖的音去纾解。

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竭尽所能,无论是几十秒的视频,还是几千字的文章,都是要在这16天里把这个“流量舞台”妆扮得绚烂热闹一点,再绚烂再热闹一点。让我们这些凡人的“流量”对那些非凡人的“汗流量”的致敬来得猛烈一点,更猛烈一点。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黄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