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致专题 | 阅读,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

在2020年的世界读书日,有媒体和出版平台曾聚焦疫情期间的阅读情况做过一次统计。当时各平台的阅读数据表明,疫情期间,纸质书购买量和在线阅读时间都有所增长。 

那时,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原有的生活秩序,让工作一度按下“暂停键”,人们难免焦虑、不适。但越是困难时期,越需要精神力量。阅读,不仅在于打发时间,更是抚慰心灵,带给大家慰藉、鼓舞和希望。 
这个春天,就像穿越回两年前一样,上海再一次按下了“暂停键”:有人陷入2+2+2……如《开端》一般的无限循环中,有人苦苦寻觅绿色“奢侈品”,有人在家一手工作一手带娃……生活都脱离了原有的轨道,内心有忙乱、焦虑和不安。 
但好在还有阅读,就像毛姆所写的——阅读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它是一项能随时开始也能随时搁下、能帮助你平复焦躁心情的活动。” 
身边有不少朋友在居家期间“随时开始”着阅读活动,我们邀请其中几位来为大家推荐一些适应当下心境的书籍。看看他们如何在书页里,找到那朵野花。

有时候我会“强迫”自己去看书 把心静下来 

@Klara 出版社美术编辑
 

品致:最近疫情隔离期间在看什么书?
Klara:我的工作是童书的美编,最近居家办公,我经常会看日本一本叫《MOE》的绘本杂志,开拓工作的视野。这是一本很专业的绘本杂志,通过它我可以了解到插画、卡通形象、绘本的最新动态,开拓视野。 
另外,我还在看《夏宇诗集/Salsa》。夏宇是台湾女诗人,本名叫黄庆绮,有一个笔名叫李格弟。我最初是从陈珊妮、吴青峰的歌里了解到她的。她写的歌你一定听过!比如陈珊妮的《亲爱的你在烦恼些什么呢》。我很喜欢她文字里的细腻。
品致:看书的时间段、氛围或心境是怎么样的?
Klara:其实在现在这个时代,人是离不开手机的,每天会花许多时间在电子屏幕上。我有时候会“强迫”自己去看书,把心静下来。你的这次采访对我来说也是很好的提醒。 
品致:能说说喜欢阅读的书籍类型或者作家吗? 
Klara:我喜欢看侦探小说,最爱的作家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她的小说我经常“炒冷饭”,常看常新。我不怕剧透,也不注重推理过程。我感兴趣的是人本身,因为人的软弱才会发生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 
阿加莎笔下的马普尔小姐喜欢说:乡村生活,充满罪恶。我想阿加莎本人也肯定是觉得人有趣。她的小说里我最喜欢的是《万灵节之死》,相当好看,最精彩的是人物之间相互关系的描写。两个字,精准! 
品致:会推荐哪些适合在疫情隔离时期看的书? 
Klara:如果你有足够的勇气,我会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我一直不太敢轻易触碰这本书,直到最近才翻开,读得很慢,常常要放一放喘口气。

作者林奕含写得越好,我就感到越惋惜,无法想象这是她短暂的一生所要面对的功课。但是我还是想要推荐这本书,或许能为大家对相关的女性和社会议题带来一些思考。

如果想要读轻松些的书籍,我会推荐高罗佩的《大唐狄公案》。高罗佩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侦探小说家。他是荷兰汉学家,职业是外交官,曾经在南京、重庆生活过,妻子是一名中国人。他还会弹古琴,很有意思。读他的书,感觉可以接近那个时代的人。

疫情出不去 他们想在作家的文字中浏览或重温那些城市

@陈和丰 建投书局文化顾问

 

品致:最近疫情隔离期间在看什么书? 

陈和丰:最近在看的书分两类,一类是工作需要。我在建投书局做文化顾问的工作,不是说多有“文化”,而是做文化内容咨询与文化活动策划的工作。
我们团队会组织内部的读书会,上次共读的是《奈飞文化手册》,是为了共同探寻自身企业文化的发展与变革。在读书会上,大家谈读后感,也结合自己的工作谈实际困惑或解决方案。
另一类是我的私人爱好,我看书有很强的目的性,就是想寻找一些答案。像我最近手头在看的《苏联解体亲历记》,就是因为我很想了解俄乌战争背后的渊源而去寻找的书。 
品致:看书的时间段、氛围或心境是怎么样的? 
陈和丰:居家办公期间,我个人没有特意去规划看书的时间段,一般只要思考到一些问题了,就会自然开始翻书,然后就扎进去了,感觉时间很快过去了。 
品致:会推荐哪些适合在疫情隔离时期看的书? 

陈和丰:我们团队在前段时间策划了第九季建投读书会,主题是“城市之光”,分别选取了6座国际城市,邀请6位不同领域的学者来我们书店,分享和共读相关书籍。我和一些观众做过交流,他们告诉我,由于疫情出不去,他们就想在作家的文字中浏览或重温那些城市。

受此启发,我想推荐莫迪亚诺的《青春咖啡馆》,设置的场景是巴黎街头的咖啡馆,主题有关青春,有关人生。在疫情期间读这本书,会有这样一种感受:作为人来说,都有落寞和孤寂,也都有寻找幸福和答案的心境。

我还想推荐波伏娃的《第二性》。我女朋友是读伦理学的,关注女性权利的议题,她向我大力推荐这本书。我看了之后,发现在这本写于70年多前的书中的很多观点,在今天看来仍然很“新”,不仅女性要读,男性也应该读。疫情隔离期间,大家都待在家里,会多出很多时间可以和家人一起讨论问题,所以推荐可以和家人一起共读,讨论和性别有关的话题。

看书的习惯已经没有了 要把它慢慢捡起来

@土豆 宣传经纪

 

品致:最近疫情隔离期间在看什么书?

土豆:前段时间参加了一个图书交换活动:选一本自己喜欢的书按照邮寄规则寄给一个陌生人,然后等待着某一天,收到一位陌生人寄来的书。我寄出去的是麦家的《风声》,那是我大学时就看过的书,感觉很精彩。《人生海海》2019年刚出版的时候我就关注了,之前还看过电子版的开头,但一直没有静下心来看,最近生活慢下来,我把它放在床头,每晚看一会书就睡觉。 

品致:看书的时间段、氛围或心境是怎么样的? 

土豆:平时没有整片的时间看书,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一听到手机响,就不由自主地拿起手机处理事情。时间都是碎片化的,有时即使没有事情,还是天天拿着手机,工作、生活都和手机深度捆绑着。我想要戒掉这种状态。长久以来,看书的习惯已经没有了,要把它慢慢捡起来。 
品致:会推荐哪些适合在疫情隔离时期看的书? 
土豆:我想推荐余华的《活着》和伊坂幸太郎的《金色梦乡》,这两本书都拍成了电影。《活着》里富贵的人生坎坷、跌宕,不受个人控制;而《金色梦乡》却充满了很多奇迹般的情节,看起来让人很开心。两本书反差很大,在疫情中可以在书中感受不同的人生。

最近看到一句话:绿码行千里路,红码读万卷书

@薛中超 青年书法家、会贤精舍主理人

 

品致:最近疫情隔离期间在看什么书?

薛中超:我最近在看南怀瑾的《金刚经说什么》,因为正在临王羲之行书集字的《金刚经》。写到某一段的时候,我会去看看书里相关的段落,因为书写不是单纯地抄,而是要有理解在里面。
另外我还在翻一套上海书画出版社早期的《书法》杂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它的印刷和设计,我觉得是超越当时其他杂志的。比如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它做了一个长条的夹页,可以拉出来看。

品致:看书的时间段、氛围或心境是怎么样的?

薛中超:一种是需要的时候,在工作上碰到问题的时候作为工具书。比如前些日子我在整理从汉代到东晋的碑帖,就会去翻翻荣宝斋的《中国书法全集》里的相关篇目。还有就是空下来的时候,比如这段时间,中午我会在工作室里看看书。
品致:会推荐哪些适合在疫情隔离时期看的书?
薛中超:最近看到一句话:“绿码行千里路,红码读万卷书。”哈哈。推荐浙江文艺出版社的《孩子们的诗》,这部书精选了来自全国各地3-13岁小朋友写的七十多首诗。孩子们的语言很纯净,非常有想象力,为我们切换了一个新的思考角度。
再推荐一本丰子恺的《护生画集》,这部集子由丰子恺从弘一法师50岁起,每十年作一集,画幅数量与弘一法师年龄同长。其中,第一、二集的文字由弘一法师书写。两人的书与画就像两种乐器,搭配得很和谐,看起来很有趣味。

喜欢中国文化的朋友,我还会推荐北大朱良志教授的《中国美学十五讲》和日本汉学家白川静的《汉字的世界》,会为我们看字、看画、看中国建筑带来一些启发。

在逆境中读这两部书非常励志 最能体现文学的治愈性

@唐颖 作家

 

品致:最近疫情隔离期间在看什么书?

唐颖:我最近没有在上海。去年十一月我来美国,住在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两年半没有看到儿子,我来看看他。 
在疫情严重时出来,我有心理准备,可能一年回不了上海,果然……由于是在旅途,我没有带纸质书,只带了一个Kindel。我在上面下载了詹姆斯·索特、石黑一雄、托卡尔丘克、麦克劳德等作家的书,不是什么新书,但值得反复看,我甚至把契科夫所有的短篇下载了,以及《白鲸》这类老经典。 
目前在重读詹姆斯·索特的《光年》,他的文字精美,句子诗化,小说写得像散文,刚读完他的短篇集子《昨夜》和《暮色》,特别喜欢《昨夜》,这么高级的写法是写给作家看的,以及另一部长篇《一场游戏一次消遣》。他的小说特别适合在我现在所住的安静小城阅读。 
虽然石黑一雄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他的书之前我没有仔细读过,趁这次有时间,下载了他所有翻译过来的作品,希望读完。 

刚到辛辛那提时我住在Airbnb,附近有一家书店。几乎每天去一趟书店,在那里蹭书看。我找到我喜欢的作家裘帕·拉希莉新出的英语版《Whereabouts》,小说还没有被翻译成中文,但书名在网上已被翻译成《我之所在》。 

拉希莉这十年住在意大利,这是她用意大语语创作,又自己翻译成英语的书。她这本书,冠之Novel(长篇小说),但行文像随笔,有四十多个章节,描写她在异乡城市不同场景中的感受和观察,有些篇章短至三、四页。你也可以看成作家把传统长篇小说书写方式做了革新,我觉得挺合适如今“碎片阅读”时代。这本书的语言也很直白简洁。

美国的书以国内标准有点贵,但我搬离那家Airbnb时,还是把读了一半的这本书买下来了,因为这本书的内容和我现在在异乡的心境很接近。
品致:看书的时间段、氛围或心境是怎么样的?
唐颖:我来往美国多次,但辛辛那提是第一次来,这边完全没有朋友,对我来说是一个考验。但我已有心理准备,之前写了一部长篇初稿,正好可以在这里修改。所以在每天做饭、买东西之余,我会写作和看书。 
这样的生活和在上海的时候也差不多,这几年除了夏天要做新书宣传外,我很少参加集体性的活动,大部分时间呆在家里看书、写作。不同的是,在上海,我可以和朋友出去午茶吃饭,在这里想念朋友的时候,只能打电话。  
品致:能说说喜欢阅读的书籍类型或者作家吗? 
唐颖:因为写作的关系,我偏好阅读纯文学的作品,选看优质小说。 
品致:会推荐哪些适合在疫情隔离时期看的书?
唐颖:先推荐我自己的长篇小说《家肴》吧,里面有很多上海本帮菜的菜谱,大家可以在隔离时期学着做。 

说到拉希莉,顺便推荐她的长篇小说《同名人》。她是印度裔美国人,得过普利策奖。这篇小说讲述的是印度移民在美国融入主流的甜酸苦辣,很吸引人,是可读性很强的小说。写移民题材小说,印度裔小说家更胜一筹。

另外我想推荐《布鲁克林有棵树》和《安琪拉的灰烬》这两本书,我觉得现在我们算是处在疫情影响的艰难时世中,这两本书都带有自传性质,是关于成长的小说,两位作者都在贫民窟长大,却乐观幽默,故事动人,让你带泪笑,我觉得在逆境中读这两部书非常励志,最能体现文学的治愈性。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品致周刊